• <dl id="8emuq"><menu id="8emuq"></menu></dl>
  • <progress id="8emuq"></progress>
  • <strong id="8emuq"><sup id="8emuq"></sup></strong><input id="8emuq"><label id="8emuq"></label></input>
  • <menu id="8emuq"><label id="8emuq"></label></menu>
  • <input id="8emuq"></input>
    论韦伯社会理论中现代国家的特质与实现
    作者杨利敏  
        摘要:  韦伯对现代国家的阐释与整个支配社会学之间存在内在关联在支配社会学的脉络中才能彻底厘清韦伯理论中现代国家的特质和内涵韦伯所强调的现代国家是实现对法强制的垄断的公共团体支配社会学表明在大规模国家中除了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之外的其他支配形态均无法实现现代国家通过对家产官僚制和法制型理性官僚制在内在机理和效果上的对比可以辨明法制型理性官僚制是如何实现现代国家的
        关键词:  现代国家支配社会学官僚制家产制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共十九大报告重申了这一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其实质可以理解为建设现代国家因此对于现代国家的基本内涵进行深入的理解和廓清对于实现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26412;?#26377;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西方社会理论中对于现代国家的经典的社会学阐述是由马克斯韦伯作出的当代社会理论家对于现代国家的讨论多是在韦伯现代国家定义的基础上通过扩展或修正来展开自身的理论框架有鉴于此韦伯对现代国家的阐发仍然值得我们认真?#28304;?#23545;于我们深入理解现代国家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本文力图从厘清韦伯对现代国家的阐述与支配社会学之间的关系入手从整个支配社会学中阐释韦伯对现代国家的观察探究韦伯理论中现代国家真正的特质和构造?#28304;宋?#25105;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提供一个有益的参照

    一韦伯理论中现代国家的定义和特征

    韦伯在社会学的基本概念的末尾给出了对国家的定义一种政治性经营机构如果而且唯有当此机构的管理干部成功地宣称其对于为了施行秩序而使用暴力的正当性有独占的权利则称之为国家吉登斯指出这一定义事实上是一个仅适用于现代民族-国家的定义韦伯?#28304;?#30452;言不讳由于国家的概念只在现代才达到完全的发展因此最好对它下个配合于现代类型的定义

    在这一定义之中最引人注目之处莫过于韦伯强调现代国家能够成功垄断对合法暴力的使用权韦伯认为组织的政治性特点?#20445;?#21807;有从其特有的手段即暴力的使用的角度来考虑因此垄断合法暴力的行使权即意味着剥离地域?#27573;?#20869;所有其他组织的政治性特征使国家成为在领土?#27573;?#20869;能够以自主的合法暴力作为最后保障手段推行自身秩序的唯一性组织从而使得这套秩序在国家的领土?#27573;?#20869;具?#22411;?#19968;性并直接及于每个个体成员然而如何正确地理解韦伯现代国家定义中的垄断合法暴力的使用权?#20445;?#23545;于理解韦伯对现代国家的阐述至关重要

    田耕认为韦伯论现代国家的学说存在明线和暗线明线是对现代国家的正面阐释暗线是现代国家在支配社会学中的理论位置但这两条线索之间是存在矛盾的因为在对现代国家的阐释中韦伯强调对正当性暴力的独占侧重点在于暴力?#20445;?#32780;在支配社会学中讲的是暴力的反面即以正当性为基础的政治认为韦伯的现代国家定义中强调的是对暴力本身的垄断这是相当有代表性的观点但如果对韦伯的现代国家定义详加推敲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作为法学家出身的社会理论家韦伯非常清楚暴力本身是无法垄断的能够垄断的是对暴力行使的合法性的主张即暴力行使的合法权利在对现代国家的定义中韦伯明白无误地指出了这一点而垄断暴力行使的合法权利的方法是将自身之外的任何组织或个人对暴力的使用界定为非法?#20445;?#24182;?#28304;?#20104;以排除

    同?#20445;?#38886;伯所称的暴力也远不止于军队和警察之类的直接暴力工具如果仅指军队警察等直接暴力工具?#25970;?#21476;代埃及和古代中国等垄断军队警察等暴力工具的帝国早已成为现代国家但这无疑不是韦伯的看法否则韦伯就不会一再地强调国家的概念只在现代才达到完全的发展韦伯写道客观保障的法律意味着一个强制机构的存在?#25442;?#35328;之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人随时准备使?#20204;?#21046;手段这些强制手段法强制是为了维?#31181;?#24207;而特别提供给他们的?#20445;?#20170;天国家已垄断了以暴力来执行法强制的权力易言之对于韦伯而言现代国家垄断的是不仅是集中化的暴力工具更是以暴力来执行法强制的权力?#20445;?#21363;赖以支持国家整体法秩序的弥散化日常化的合法暴力的行使权利正因如此这没有在任?#25105;?#20010;垄断军队和警察的古代帝国中实现过而是唯有现代国家才达到的伟大成就

    看清韦伯所说的现代国家垄断合法暴力的行使权指的是垄断在地域?#27573;?#20869;推行统一秩序所需要的合法权利田耕所提出的矛盾?#26412;?#21487;以得到合理的化解韦伯对现代国家的正面阐释与其在支配社会学中所强调的以正当性为基础的政治并不冲突而是相互呼应

    现代国家的形式特征主要是它拥有一个行政管理和法律的秩序由立法程序可予以改变管理干部的组织行动在经营运作时这亦通过明文规定来控制即?#28304;?#31209;序为依归这段对现代国家的正面描述很容易对应到支配社会学中的法制型支配尤其是法制性支配中作为?#30475;?#31867;型的理性官僚制当代的社会理论家往往天然将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作为现代国家的特征然而却鲜有人给出解释和论证在现代国家的形式特征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与其垄断合法暴力行使权这一根本特征之间是否存在必然的内在关联以及存在怎样的内在关联但如果不能回答这一问题就无法将整个支配社会学与韦伯的现代国家定义真正融贯起来并从中获得韦伯的政治社会学给我们的最大教益

    二支配的不同结构与形式

    在支配社会学中韦伯把国家政治权力的实质看做依靠有组织的行政力量来贯彻的以合法暴力为后盾的结构化的命令服从关系韦伯关注的焦点在于命令服从关系的结构原则和具体形式及其后果而不是军队法庭警察的具体组织样式这是因为韦伯深谙命令服从关系才是秩序的真正支撑同?#20445;?#21629;令权也正是合法暴力的法律形态当合法的命令没有获得所期待的服从?#20445;?#21363;是体力暴力的正式登场以强制的方式使相应的命令获得实现因此现代国家对合法暴力行使权的垄断?#28304;?#25104;领土?#27573;?#20869;完整的秩序统一性正是源于现代国家能够成功实现对合法的命令权以及与之相伴随的强制权力的垄断整个支配社会学的?#27835;?#27491;是在展示只有愈接近?#30475;?#31867;型的现代法制型理性官僚制支配结构才能够完满其作为一个现代国家而其余的支配形态均不能实现这一点

    韦伯根据支配结构的根本原则合法的命令服从关系之所以合法的根据将支配结构的?#30475;?#31867;型?#27835;?#19977;种卡里斯玛型支配传统型支配和法制型支配

    第一?#36136;强?#37324;斯玛型正当性在这种类型中正当性的基础是对个人及他所启示或制定的道德规范或社会秩序之超凡神圣性英雄气概或非凡特质的献身和效忠易言之服从的对象是支配者的个人权威其实质是个人的卡里斯玛品质

    第二?#36136;?#20256;统型正当性传统正当性的基础是确信渊源悠久的传统之神圣性及根据传统行使支配者的正当性在这种类型中服从的对象是根据传统行使支配权力的个人表现为在传统所规定的服从义务的?#27573;?#20869;对支配者个人的人格性的恭?#22330;?/span>

    第三?#36136;?#27861;制型正当性其正当性的基础是确信法令规章必须合于法律以及行使支配者在这些法律规定之下有发号施令之权利

    卡里斯玛正当性是作用于支配者的内心的是从内心唤起的一种情绪性的确信因而是非日常的变革性的力量在这一点上卡里斯玛正当性与日常化的传统正当性和法制正当性具有根本的不同但是卡里斯玛正当性与传统正当性都是奠基于对具体个人的服从之上在这一点上这两者又与法制型正当性有着根本的不同在法制型正当性之下被支配者服从的是合理的规则而非具体的个人

    三种?#30475;?#31867;型是根据支配的结构原则划分的在每一种类型下又可以包括不同的具体形式韦伯强调在真实历史中出现的支配形态往往是?#30475;?#31867;型的结合混合同化或变型是?#30475;?#31867;型的结合体或承转状态这些结合承转可以有非常复杂的形式一种支配的具体形式可以与不同的支配原则相结合不同的支配原则之间?#37096;?#33021;出现重叠交织然而法制型正当性支配的最?#30475;?#30340;形式是官僚制而官僚制理性发展的极致正是近代国家的特色

    在政治作为志业中韦伯对现代国家的特质进行了系统阐发韦伯谈到支配的经营即?#20013;?#30340;行政管理需要两项具体的要素人与物即由人所组成的行政管理僚属行政官吏和行政事务人?#20445;?#21644;物资方面的行政管理工具而现代国家最重要的一个?#26041;?#26159;行政僚属和具体行政工具的完全分离国家集中了施行支配所需的物的手段事实上如果?#30740;?#25919;人员本身看做施行支配所需的人的手段?#25970;?#22269;家还同时集中了施行支配所需的人的手段没有任何行政官员隶属于国家之外的其他团体或个人而垄断合法暴力的行使权是集中了施行支配所需的法律手段因此现代国家是能够同时垄断施行支配所需要的人的手段物的手段和法律手段的支配团体问题是为什么只有法制型理性官僚制的支配结构能够做到这一点而其余的支配形态均无法实现

    在韦伯理论中?#30475;?#30340;卡里斯玛支配不是一种日常性的结构体?#20445;看?#30340;卡里斯玛在真实历史中只能是短暂的过渡性的现象卡里斯玛支配要向持久性的方向转变必然引致向传统型或法制型的转变因此需要讨论的是在传统型和法制型两种日常化的支配结构中为何传统型的诸?#20013;?#24577;无法导向现代国家

    韦伯加以讨论的传统型支配?#27835;?#19977;种长?#29616;?#21644;原始的家父长制家产制支配以及作为家产制特别形态的身份制支配长?#29616;?#21644;原始家父长制是传统型支配的基本类型但这两种支配形态无法适应于大规模的团体当传统型支配者发展出附随于他的行政机构和武装力量但仍以家权力的方式行使其政治权力?#20445;?#27492;时即成立了家产制支配家产制中又可以分出一种特定类型即身份制家产制其特别之处在于在身份制之下原本作为支配者工具的管理干部得?#28304;?#20998;特定权力及与其相应的经济利益从定义上身份制家产制已经排除了作为现代国家的可能性

    按照韦伯的归类在现代国家产生之前的大规模支配团体实际上都可以归入家产制的类型易言之除了西?#28966;?#20195;的?#21069;?#22269;家传统国家都可以归入家产制国家因而问题可以转换为纯正的家产制支配为何不能实现对支配的人的手段物的手段法律手段的垄断即为何不能成其为现代国家

    韦伯充分地注意到在家产制支配下支配者拥有直接附属于他的行政机构和武装力量这一行政机构需要以一定的形式组织起来因而同样呈现为一套官吏制度韦伯使用了家产官僚制这一术语来指称在大规模的家产制国家中出现的支配结构在韦伯的视野中除了?#21069;?#22269;家以及中世纪的西欧和日本等少数身份制国家之外其他的传统国家实际都属于家产官僚制支配形态从支配的形式上看家产官僚制和法制型官僚制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因此问题是家产官僚制和法制型理性官僚制究竟具有哪些差异使得家产官僚制无法实现现代国家而法制型理性官僚制?#36136;?#36890;过什麽样的方式能够做到这一点

    三家产官僚制的内在机理及效果

    虽然同表现为一套官吏制度然而官吏制度只是支配的形式家产官僚制和法制型理性官僚制在相近的形式背后是机理完全不同的两种支配原则?#27492;?#20204;实际上?#36136;?#20110;两种支配结构这导致了两者在实践中完全不同的效果

    一家产制的根本机理

    家产官僚制是从属于家产制的因此在家产官僚制中发挥作用的是家产制的根本机理
    家产制根本的机理的第一个方面是公?#20843;?#19981;分其要点在于没有支配者个人与政治团体之间的区分传统型的基本形态是长?#29616;?#21644;原始家父长制在这两种支配中有一个独立于支配者人身的政治团体的观念存在支配的最终权威奠基于政治团体家产制的发生是基于家权力的分散化和支配者个人支配工具的产生支配者个人支配工具行政机构和武装力量的产生导致长?#29616;?#21644;原始家父长制的支配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原先支配者的权威明显的是属于团体所共有现在则成为个人的权利他把此一权威窃为己有正如他占有其他事务一样易言之尽管传统还在起作用但在家产制支配中支配者个人取代了政治团体不再有区分于支配者个人的政治团体观念的存在如同韦伯在?#27835;?#20256;统中国的情形时所一针见血指出的独立于?#23454;?#20010;人之外的国家概念并不存在因此在家产制下政治的管理也被视为支配者纯个人性的事务政治权力被视为其个人财产的一部分家产制最重要的特点没有公和?#20843;?#30340;区分于斯成立

    家产制根本机理的第二个方面在于被支配者服从义务的模式随着家产制的发生被支配者的地位也从团体中的伙伴沦为?#30333;用保?#20854;对支配者的服从不是对政治团体的服从而是对支配者个人的服从由于家产制的原型是家共同体中的家权力服从的本质是对家父长的特殊的人格性的恭?#22330;?script>WriteZhu('24');在家产制下转化为对支配者的?#25226;?#26684;的个人性的恭?#22330;保?#38500;了受到传统限定的领域外服从的限度在内在上倾向于无限大

    家产制根本机理的第三个方面是家产制权力行使的双重性家产制支配者权力的正当性来自下列两个方式之一其一是直接限定了其命令内容的某种传统另一是由于传统在某个程度内给予支配者恣意而行的自由因此支配者的权力行使出现了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固定化的层面支配者受到不可侵犯的神圣传统的?#38469;焦?#27492;一?#38469;?#21487;能会危及到支配者的传统性地位另一个层面是专断性的层面支配者不受任何规则的限定具?#22411;?#20840;恣意而行的自由

    基于上述三项机理出现了家产制任官制度的唯人化家产制的服从模式是对支配者个人的无限度的人格性的恭?#24120;?#23478;产制管理干部即官吏对支配者的服从奠基于同样的模式之上韦伯?#28304;?#26377;尖锐的描述家产制官吏的地位乃来自其对支配者之?#30475;?#20154;身性格的隶属关系就算政治的官吏并非人身性的宫廷隶属者支配者也会要求他在职务上无条件地服从因此家产制官吏的职务?#39029;?#24182;非对?#35789;?#21270;任务的一种切事性的职务?#39029;ϣ?#32844;务?#39029;?#30340;外延与内涵乃由此种任务来界定而是一种奴婢的?#39029;ϡ?script>WriteZhu('27');基于支配者没有动机去设立以专业化训练为任职资格的官职体系因为官吏任用的前提乃是支配者可以信赖的人格性服从因而家产制政体缺乏权限的概念即便有权限也没有合理性的划分官吏的任职不是取决于专业性的资格而是取决于其与支配者之间个人性的关系

    前述机理的另一个后果是家产制下政治权力的经济效用由于在不受神圣传统拘束的领域内支配者的行为不受特定规则?#38469;?#25903;配者可以自由依其个人喜好而施惠特别是为了得到礼物回报易言之政治权力既被视为支配者的个人财产的一部分其行使也不受规则的?#38469;?#25903;配者对事务的处理即是对?#29992;?#30340;恩惠可以向?#29992;?#35201;求报偿支配者的政治权力依此具有经济效用可以通过收取贡租与规费等方式加以利用

    在韦伯的论述中家产制还有另一个根本性的机理此即家产制国家的构造奠基于一种家产制的统合关系易言之在家产制国家内部存在着其他小型的地方性的家产制权力这些小型家产制权力的内部结构与家产制国家之间并无本质的区别因而家产制支配者需要处理与这些地方性的家产制之间的关系

    二家产制机理的?#30001;?/span>

    上述机理会在整个家产制的构造中一直贯穿下去即在家产制支配者的行政干部与?#29992;?#20043;间的关系上同样发生作用从而导致家产制支配的变形

    首先由于没有明确的公与?#20843;?#30340;区分尤其是没有明确的权限的规定如家产制支配者私有其政治权力一样家产制官吏的权力同样是与其人身合一的并在一定程度上被视为官吏的私产?#29992;?#27809;有在被权限明确划定的界限内服从官吏的概念因而?#29992;?#26381;从的对象如同对于支配者本人一样是官吏个人

    其?#21361;?#22914;同对于支配者的服从是一种对支配者个人的人格性的恭?#24120;?#23478;产制的?#29992;?#23545;于官吏的服从同样是奠基于对官吏个人的人格性的恭?#24120;?#24182;且由于缺乏官吏权限的规定而同样倾向于无限大

    再?#21361;?#22914;同家产制支配者的权力行使具有双重层面被传?#24443;?#21270;的层面和恣意的层面家产制官吏的权力行使出现同样的局面由于具有拘束力的明确规则付之阙如权力的行使基本上被视为官吏个人的支配权只要是神圣的传统没有确定规定的领域他即可任凭个人意志下决定就像支配者一样官吏可以?#25105;?#34892;事只要他不违反传统的力量以及支配者的利益维持臣民的服从态度与付?#28595;?#21147;如同支配者可以就事务的处理向?#29992;?#35201;求报偿一样官吏同样可以就具体事务的处理向?#29992;?#35201;求报偿最终的结果是官职与公权力的行使乃是为了服务支配者个人以及得到此一职位的官吏个人而非?#35789;?#24615;的目的

    由于以上的机理?#29992;?#23545;支配者个人的人格性服从会转化为对具体行使支配权的官吏个人的人格性服从在一无明确权限二无具有拘束力的规则?#38469;?#30340;情况下命令权及其附随的物理强制手?#38382;?#23454;上由官吏个人掌控易言之在家产官僚制下支配者的官吏群在为支配者行使支配权力时天然地具有一种将支配权力个人化的倾向相当于官吏在自身的领域中充当起一个个独立的微型的支配者的角色当支配的?#27573;?#36234;是广阔支配者的官吏群越是广大官吏因而与支配者的个人性关系越为疏离的场合上述的倾向就会越为强烈这种倾向还会被家产制下的两种结构所加剧这两种结构使得官吏同时可以踞有支配的物的手段和人的手段

    一?#36136;?#23478;产制下的俸禄结构家产制的天然倾向是排斥具有独立性的经济社会势力的存在因而对基于?#36136;?#21407;则的工商业经营会?#30452;?#25233;态度这决定了家产制国家难以长时间地保持足够程度的货币经济发展因而也难以长时间地维系以充足的货币支付官员的薪资在此情况下家产制支付官?#26412;?#27982;报酬的典型方式是俸禄而俸禄通常也意味着一种明确的官职持有权以及由此而来的官职之占有

    另一种结构是家产制下的依附结构对于大规模的官僚制而言官职层级制及其监督手段是极为重要的这是维持支配统一性的重要手段但层级制结构的组织和监?#35282;?#24688;是家产官僚制的短板由于家产制的整体服从模式是基于对个人的人格性恭?#24120;?#22240;此在家产制下下级官吏对上级官吏的服从也同样是基于人格性的恭?#24120;?#26159;对于上级官吏个人的服从因而这相当于在上下级官吏之间形成一种人身性依?#28966;?#31995;在某种程度上上级官吏可以将下级官吏作为其自己的手段而使用?#30784;八?#26377;其下级官吏这对于官职层级制是根本的背离

    三家产官僚制的效果

    综上所述由于家产官僚制的根本机理和结构性缺陷在家产官僚制之下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官吏私人占有支配权力的情况易言之家产官僚制内部实际存在着一种向身份?#21697;?#21521;转化的驱力机制韦伯所说的历史的真相是一种?#20013;?#22320;虽然大多数情况下也是隐伏的存在于统治者与其行政干部间为了占有权与处分权而起的冲突对于家产官僚制确是真实写照在家产官僚制下类似近代西欧契约制官僚之精确的行政只有在(精力过人的领导下)官僚对支配者的服从是绝对且纯个人性的情况下才能达成换言之利用奴隶来管理行政或将行政人员视为奴隶而更常见的情况是伴随着官职占有的发展支配者的权力特别是政治权力乃崩解成一堆分别为个人(基于其特权而)占有的拼凑权力在这样一种支配结构里支配者贯彻其意志的?#30475;?#20010;人性的能力对其名义上权力之经常不稳定的实质内容乃是决定性的关键

    综上所述在家产官僚制国家家产制支配者不可能实现对支配的人的手段物的手段和法律手段对合法强制行使权的垄断这是由家产制的内在机理决定的即便家产制支配者扩展自己的官吏群但只要家产制的根本机理?#20174;?#25913;变支配权力内在崩解的趋势就不可能得到?#34892;?#36943;制在这种情况下家产制支配者越是扩展官吏群越是会出现杜赞其所称的国家政权建设内卷化的现象占有支配权力的官吏体制复制自身却无法提高效益反而不断演化为支配者与?#29992;?#20043;间的掠夺型经纪人

    四法制型理性官僚制的内在机理与功能模式

    一法制型理性官僚制的根本机理

    法制型的根本机理有两条一是公的领域与官员个人?#20843;?#39046;域的分离二是个人服从的对象是一套无私的秩序?#20445;?#21363;以合理的方式制定的抽象规则体系而非具体的个人法制型支配的直接特性表现为后者但实际上前者是更具根本性的公领域与官员个人?#20843;?#39046;域的分离有赖于一个根本的前提即独立于官员个人的作为公共团体的政治团体国家概念政治团体作为公共团体不仅独立于官员个人而且独立于支配者韦伯写道服从支配的人是以组织的成员的身份而服从的他所服从的也只是该组织的法律这意味着在法制型支配中政治团体是一个由其成员共同组成的公共团体而成员服从的对象是这一团体立足于此一个区别于支配者和官员私人的公领域才得?#28304;?#22312;因此在?#30475;?#30340;法制型之下与其说支配者是个人毋宁说真正的支配者是政治团体自身韦伯写道国家作为支配者权力之抽象担纲者与法规范之创造者与所有个人之人格性的权限之间有一概念性的分别易言之作为公共团体的国家才是集中化的支配权力之所在是真正的支配者这一点正是法制型支配区别于家产制支配的根本

    由于真正的支配者是作为公共团体的国家自身因此国民和官员的服从都是指向于国家的而作为公共团体的国家是一种抽象的存在它要能够在日常生活中具象化地在场?#20445;?#23601;必须有能力?#26263;?#25104;肉身?#20445;?#32780;国家?#26263;?#25104;肉身的方式就是作为法规范的创造者?#20445;?#36890;过合理的立法程序所制定的合理的规则将自身转化为一套无私的秩序?#20445;?#22269;民和官员对国家的服从因而转化为对出自国家的合理法律秩序的服从由于这套秩序代表国家因此典型的支配者?#30784;?#19978;级自身也得服从于一套无私的法令和程序易言之不仅国民服从法律国家的最高首长同样服从于法律通过服从于法律而服从于国家

    法制型支配的上述根本机理是现代国家能够实现垄断合法强制行使权的基础由于国家是一个独立于任何支配者最高首长和官员人身的公共团体因而国家是国民和各级官员服从义务的唯一对象易言之只有国家才掌握合法的命令权和附随的强制手段任何个人或团体只有作为国家机构的一员或者从国家获得许可才能够行使命令权和相应的强制权又因为国家将自身转化为一套合理性的规则只有从这套规则中取得的命令权和强制手段才是代表国家的合法强制这套规则之外不存在合法的命令权和强制手段通过此种方式国家可以实现对合法强制行使权的垄断同?#20445;?#19968;并断除家产制国家中支配者及其官吏运用支配权力获取经济利益的合法性根基

    二法制型理性官僚制的功能模式

    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以一系列具体的功能模?#28966;?#24443;了上述法制型支配的根本机理从而确保现代国家能够避免在家产官僚制下所发生的官职占有和支配权力内在崩解的倾向成功实现对合法强制行使权的垄断法制型理性官僚制的主要功能模式有三第一是官职之间合理的权限划分第二是官职层级制第三是权力的具体行使遵照一般规则在三者之间官职之间的权限划分?#36136;?#22522;础性的权限划分不仅仅是对业务即官职所处理事务的划分还同时包含了对相应的命令权强制权物的手段和人的手段的分配与家产制下支配权力的行使总体上被笼统地交给官吏个人不同在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之下每一个官员执行职务的?#27573;?#37117;经过精心的界定按照其所处理事务的性质进行专门性的划分并依其事务的性质而有专门的边界这就是权限的概念而权限?#30452;?#20998;派到具体的职位上其?#21361;?#19982;职位所处理的事务相关依其所需要的程度配备相应的命令权及强制手段以及执行职务所需要的物资并择定充任职位的适格人员亦即遂行支配所需要的命令权和附随强制手段以及必要的物的手段和人的手段都是事先精确地计算好的并分配给相应的职位易言之支配的权力及其手?#23614;?#26159;交给官员个人的而是分派给职位的官员能够代表国家行使支配的?#27573;?#20197;职位的权限为界在权限的?#27573;?#20869;官员的行为代表国家官员能够合法地下达命令并使用包括物理强制在内的支配的各项手段国民个体对官员的服从也以官员的权限为界在权限的?#27573;?#20869;个体有义务服从官?#20445;?#32780;一旦官员的行为越出权限个体即不再具有合法的服从义务成员对掌握权威者服从的义务只限于这项秩序所给予的为理性所界定的切实的管辖权?#27573;?#20043;内

    但是即便在权限的?#27573;?#20043;内官员也不能?#25105;?#24615;地行使其命令权和附随的强制手段经由合法程序赋予某一官府处理一定事务的权限并不意味着此一官府可以根据个别命令来处理而只是赋予它抽象的规制事务的权限官员命令权的具体行使还需符合上述的第三项功能模式?#35789;?#21040;具有拘束力的明确的一般规则的限制与在家产官僚制之下官吏可以在神圣传统之外的领域中恣意性地行事不同规则会对命令权的具体内容和行使方式加以限定只有命令的内容和强制行使的方式符合规则官员对命令权和附随强制手段的行使才是合法的个人也才对官员的行为具有法定的服从义务

    与权限划分和明确规则相配套的还有官职层级制上下级官职之间的关系同样以明确的规则组织起来其中下级处在上级的监督之下?#28304;?#26041;式各层级的官职组织为一个整体下级官员是否遵循了权限是否正当地行使了其命令权以及附随的强制手段或其他手段这些均处于上级的监督之下由于确定权限的规则和限定权力行使的规则都是明确的因此与家产官僚制下的情况不同上级对下级的监督也变得简便易行为了便于监督的进行法制型理性官僚制的层级制监?#20132;?#24341;入了来自官僚制外部的协助机制此一制度也提供被支配者遵照既定程序向相关上级申诉下级单位之决定的可能性被支配者对官员支配权力的行使是否存?#24418;?#21453;规则之处具有最直接的了解通过引入被支配者的告诉?#20445;?#19978;级可以克服监督中存在的信息困难?#34892;?#22320;发现下级超越权限或违反规则的行为并?#28304;?#20104;以监督和纠正

    通过上述三种功能模式的协同作用法制型理性官僚制可以确保支配的核心手段命令权和附随的强制权力确实掌握在国家手中个人服从的对象是国家而不会转化为官员个人因而可?#28304;?#26681;本?#29486;?#26029;官员占有支配权力的倾向

    除了上述三种基本的功能模式之外法制型理性官僚制?#20849;?#21462;了其他的手段来防止法制型理性官僚?#21697;?#29983;变形

    一是切断了官职与经济收益之间的关联并使官员与支配的物的手段彻底分离在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下租税是国家专有的不能以任何形式为官员个人所据有国家以固定的货币形态支付官员的薪酬并规定了官员按照既定的规则行事的职务义务履行职务因此不再是家产制官僚制下官吏对?#29992;?#30340;恩惠而是官员对国家必须负有的义务国家已经就此向官员提供了报偿官员不能?#28304;?#20010;人手中直接获取经济利益作为履行职务的回报同?#20445;?#22269;家也对履行职务所需要的物质手段予以提供不使官员从自己的财务收入中负担行政支出?#28304;ˣ?#27861;制型理性官僚制可以?#34892;?#22320;去除官职财产化的倾向

    二是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以一系列机?#21697;?#27490;官员之间人身依?#28966;?#31995;的发生杜绝上级官员对下级官员?#20843;?#26377;化这些机制包括官?#27604;?#32844;的专?#24213;?#26684;官员升迁的功绩制和官员的身份保?#31995;取?#22312;这些机制之下个人通过其专业知识而不是人身性关?#21040;?#20837;官员体制并通过对职位义务的?#35789;?#21270;履行而获得升迁资格同时在没有法定过错事由的情况下不受免?#22467;?#36825;些共同保障了下级官员在上级官员的权限?#27573;?#20869;听命于上级但其职业生涯不取决于上级官员的个人性好恶因而无需投身于对上级官员的人身性依附从而保障了官员服从的对象是国家而不是上级官员个人
    通过以?#29616;种?#26041;式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以职位概念为核?#27169;?#32452;织起了支配权力的制度化行使体系使支配的各?#36136;?#27573;与具体的官员人身相分离官员对作为抽象支配者的国家的服从最终转化为对职位的?#39029;?#20041;务转化为对职位职责的切事化履行即便在缺乏明确的一般性规则限定的领域对于国家的?#39029;?#20041;务即对于职位所确定的相关公共利益的考量也会决定官员命令权行使的实际内容从而使之成为一个创造性的领域而非个人主观恣意横行的领域官员裁量权的行使因此是安全的与家产官僚制之下的恣意判然有别在这一整套支配权力的制度化行使体系中官吏对支配权力的占有和支配权力的内在崩解趋势可以得到?#34892;?#30340;遏制

    同?#20445;?#22312;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之下国家是一个整体性的公共团体支配权力通过严整的制度体系在整个团体内一体遂行不存在家权力之间的统合关系由于法制型理性官僚制的精确程度?#23545;?#36229;过家产官僚制因而其支配的运作可以深入到团体的各个部分即便由于国家的领土广阔理性官僚制的规模不宜过于庞大法制型支配?#37096;?#20197;依据法制型的根本机理组成地方性的公共团体由地方性的公共团体从代表国家的整体法律秩序中获取自身的权限和相伴随的强制权力?#27492;?#34892;地方自治并就其自治权的行使是否符合整体法律秩序接受国家监督?#28304;?#26041;式在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下地方的自主性权力是从国家取得并仍然?#34892;?#32435;入到整体的支配权力制度化行使体系之中从而支配权力在基层溶解的现象?#37096;?#20197;得到?#34892;?#25233;制

    至此我们可以得到结论韦伯?#25105;?#23558;现代国家的形式特征与垄断合法暴力的行使权相并列作为现代国家的根本特征支配社会学虽然没有对西欧现代国家的形成作演进史的勾勒但韦伯的确非常留意了现代的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与前现代的支配结构和形式之间的差别通过在类型学比较中系统性展示的差异韦伯已经断言了现代国家必然是一个以法制型理性官僚制为其内核的国家只有法制型理性官僚制才能达致现代国家就此整个支配社会学与韦伯对现代国家的阐释水乳交融相合无间

    五结语

    韦伯的社会理论是一?#26102;?#36149;财富值得我们认真?#28304;?#21644;善用在韦伯笔下现代国家是国家的最完满形态因为它剥离了地域?#27573;?#20869;所有其他组织的政治属性从而得以在领土?#27573;?#20869;推行一套统一性的秩序这套秩序一体化地及于每一个个体成?#20445;?#19981;受任何割裂和崩解因此它达到国家的最高形态而这一最高形态是通过法制型理性官僚制支配结构达成的如韦伯反复强调的现代国家所提供的这一套统一法律秩序?#27835;?#21512;理的工?#24213;?#26412;主义以市场为导向以合理的经济组织和合理经营为基础在市场压力下具有?#20013;?#21019;新动力的工?#24213;?#26412;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可计算的法律和行政之基础从而促进了后者的生长和发育现代国家与合理的工?#24213;?#26412;主义因此是互为表里的唯有现代国家的法制型理性官僚制才能为合理的工?#24213;?#26412;主义的发展提供制度性的前提条件韦伯笔下合理工?#24213;?#26412;主义的含义在今天毋宁可替换为市场经济因此韦伯的现代国家理论向我们昭示了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建设现代国家不仅对于国家本身而且对于发展市场经济的重要意义此中尤为重要的是我们绝不能忽略作为现代国家内核的法制型理性官僚制是依靠一套理性的公法体?#21040;?#31435;起来的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21361;?#20840;面深化改革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必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20445;?#36825;显然也是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作为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在必然来看待而韦伯理论启示我们对于中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宏伟大业而言仍亟需大力推进公法体?#21040;?#35774;

    注释:
    ۢ 马克斯韦伯社会学的基本概念747674-75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安东尼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20页?#26412;?#29983;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
    田耕韦伯支配社会学的启示载读书20178
    马克斯韦伯经济行动与社会团体198-199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马克斯韦伯社会学的基本概念76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贾恩弗朗哥波齐国家本质发展与前景30页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
    参见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11-1218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298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298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参见沃夫冈施路赫特现代理性主义的兴起韦伯西方发展史之?#27835;P?#26519;端译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14年版第193页
    参见马克斯韦伯中国的宗教宗教与世界500-501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马克斯韦伯学术与政治204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参见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363332-335334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335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参见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104-105123128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ڢݢ 参见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1289912894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333324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马克斯韦伯法律社会学143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ܢ 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131132131128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324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参见同上注第103页
    ڢ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252134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36]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400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40] 参见杜赞其文化权力与国家53-56页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
    [41] 参见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22-2320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311308-309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43] 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81-82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45] 赖骏楠认为韦伯在讨论古代中国的家产官僚制时过于侧重其家产制的一面而忽略了官僚制的一面乃至进而否认韦伯对古代中国家产官僚制的定性[参见赖骏楠家产官僚制与中国法律马克斯韦伯的遗产及其局限载开放时代20151]这一观点是没有认识到在支配社会学中存在着支配的结构原则和支配形式之间的区分家产官僚制和理性官僚制尽管形式上相似但在根本的结构原则上是不同的导致两者实质上存在着重大差异就古代中国的实例而言韦伯再三强调古代中国缺乏抽象的超越个人的目的团体的性格?#20445;?#25919;治与经济组织形式全然固着于个人关系上?#20445;?#20063;没有彻底的系统的无论是形式理性化还是实质理性化的法律体系马克斯韦伯中国的宗教宗教与世界326217203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因此韦伯完全有理由将中国古代的官吏制度归入家产官僚制因其根本机理与法制型理性官僚制是全然不同的同理福山认为韦伯把中华帝国描述为家族国家而非现代国家是个谜?#20445;?#24343;朗西斯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117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但对韦伯?#27492;担?#20013;华帝国是家产制国家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
    [46] 参见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22-24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309-310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47] 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22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309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48] 马克斯韦伯经济与历史支配的类型309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49] 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24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50] 马克斯韦伯支配社会学22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51] 关于家产制下支配权力在基层溶解的情况参见马克斯韦伯中国的宗教宗教与世界95-96页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瞿同祖清代地方政府?#26412;?#27861;律出版社2011
    [52] 关于韦伯笔下的英国法问题参杨利敏行政法与现代国家之构成第二章第四章第一节第五章第二节?#26412;?#21271;大出版社2016
    [53] 参见李强传统中国社会政治与现代资本主义韦伯的制度主义解释载社会学研究19983
    作者简介杨利敏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副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9年第2期
    发布时间2019/3/24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
     
    ӱ11ѡ5ֳ